报道

林浩然鱼类生理学家和鱼类养殖学家

林浩然(1934.11.29- )海南省文昌市人。鱼类生理学家和鱼类养殖学家,中国鱼类生理学和生殖内分泌学研究的倡导者之一。1954年毕业于中山大学生物系。1997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任中山大学水生经济动物研究所所长,广东省水生经济动物良种繁育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山大学理科学术委员会副主任。[详细]

林浩然:让鱼儿“游”上饭桌

来源:中国科学家  日期:2021-09-26

原标题:林浩然院士:60余年不断耕耘,让鱼儿“游”上饭桌

“农村最缺乏的就是科技,我们希望把科技成果送到农村的科技工作者身上,那对于农村经济和产业发展是有直接作用的。”近日,林浩然在广州从化考察娟鱼的繁育养殖和产业发展情况时说道。

中国工程院院士林浩然带领团队来到从化(来源:广州日报)

林浩然,我国著名鱼类生理学家、鱼类养殖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林浩然团队完成世界上首个“石斑鱼全基因组序列图谱”绘制,使得曾经名贵的石斑鱼变成百姓餐桌寻常的一道菜。

林浩然

如今,86岁高龄的他依旧在这一专业领域不断探索,不仅推进我国在海洋渔业的可持续发展,保护了物种的多样性,也对全球海洋经济,以及保护海洋生态环境,做出了突出贡献。

学习唯有勤奋和坚持

1934年11月,林浩然出生于海南文昌。在有着“文昌福地”美誉的中国第二大海岛,度过了他短暂而美好的童年生活,在无忧无虑的乡间生活中,亲近并了解大自然。父亲的好学,母亲的坚毅都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并对他性格养成产生巨大影响。

1938年底,日军侵华战争的不断扩大,原本安逸的生活被打破。海南沦陷,林浩然不得已时常跟随母亲进入山林躲避战乱。1939年,母亲带着兄弟二人连夜逃离家乡,胆战心惊之后抵达湛江。

1944年在独山读小学时的林浩然林浩然提供)

1939年12月,林浩然全家暂居广西玉林,不久再迁至贵州独山。在这里,林浩然直接入读中正小学二年级。贪玩的他一开始免不了应付学业,在军校任教的父亲并未打骂他,而是耐心教育他:读书是为了学好本领,成有用之才,将来方能立足于社会。

父亲的训导给林浩然留下深刻印象,他端正了学习态度,从此不再懈怠。深夜挑灯苦读,补习一年级落下的功课,这个插班生很快跟上了大家学习的步伐,学习也变得轻松起来。

后来日军越来越频繁地轰炸,林浩然不得不经常躲避在防空洞里学习。在环境极差的防空洞里学习,锻炼了他专注的品性。后来林浩然在人生中遇到逆境时,仍可以执着于自己的事业,不受外界干扰,也正是得益于这段学习经历。林浩然意识到,学习没有捷径,只有勤奋和坚持不懈才可以成功。这也成为他践行一生的信念。

1946年,林浩然全家迁至南京,兄弟二人入读中华南路的南京市立第一中学。这所中学名师云集,曾培养出共和国12位院士。在南京一中度过的这三年,为他以后从事科学研究打下了基础。

岭南大学发布的录取通告,林浩然名字在“香港区录取新生”右起第五项“神学院转院”第5行居中。(林浩然提供)

求学岭南,打开生物学大门

1950年9月,不满16岁的林浩然,满怀读书报国的热情进入岭南大学学习,开始了人生中新的一页。1952年,全国高校调整,中山大学迁至原岭南大学所在的康乐园,林浩然随校转入中山大学生物系。

大学期间,林浩然一直勤工俭学,维持学业。他勤工俭学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图书馆帮忙整理图书资料,这为他以后收集和整理科研资料打下了良好基础。

他勤工俭学的第二份工作是在生物系帮忙准备实验。从怎样配制生理盐水、各种试剂,到怎样从水稻田里采集草履虫,在池塘、溪边采集各种原生动物,再到校园的树林、草丛中捕捉昆虫,林浩然都非常感兴趣,并很快掌握了实际的操作技巧。

在生物系帮忙核对蜡板和翻印讲义时,他养成了一丝不苟的做事习惯,直到晚年看稿子、改论文,他依然认真对待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符号。

大四时,林浩然选定了鱼类学课程,因此结识了获得利物浦大学博士学位后毅然回国的廖翔华教授。廖翔华教授是我国著名鱼类生物学家、教育家、中国鱼类寄生蠕虫种群生物学的奠基者。他长期从事水产科学研究和教育事业,在鱼病生物防治、家鱼人工繁殖和草鱼营养、饲料等方面都有重要贡献,为渔业生产创造了很大的经济效益,培养出许多人才。

廖教授重视理论结合实际,在实践中培养学生的技能,为林浩然打开了水生动物世界的大门。完成毕业论文《稻田养鱼》的过程,激发了他对鱼类的兴趣,也让他学会了怎样做实验,成为他此后数十年从事鱼类科学研究的起点。

1954年,林浩然以优异的成绩从中山大学毕业,并留校任教。随后几年虽经历动荡,但林浩然依然不忘父母教诲,将学习放在首位,不断汲取科学知识,为后来的科研成果奠定基础。

科研攻关,推动国内渔业发展

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国淡水养殖所需的鱼苗鱼种仍然仰赖长江、珠江、湘江。伴随淡水渔业的迅速发展,淡水捕捞产量逐年提高,开始出现江河水产资源枯竭的苗头,形成四大家鱼苗种供需的巨大缺口。1958年后,钟麟、朱洗、廖翔华等科学家虽然实现了淡水鱼类的人工繁殖,但技术稳定性和苗种质量不理想,直到人工合成鱼类催产剂的出现,才使得这一问题得到缓解。

1976年,在林浩然、林鼎等教师的带领下,中山大学动物学专业的毕业实践小组在顺德县勒流公社鱼苗场、伦教公社鱼苗场和桂洲公社鱼苗场,开展了促黄体素释放激素类似物用于鲮鱼的催产试验,对免疫反应的观察与分析等试验。这些工作使林浩然得以在那个特殊年代里保持着与鱼类生殖生理学前沿的接触,也使他对进一步开展鱼类生理学理论研究的方向有了更多思考。

1979年10月,作为改革开放后第一批派遣出国的访问学者,林浩然赴加拿大留学,与北美鱼类生理学界“三杰”R.E.Peter教授,D.J.Randall教授和E.Donaldson进行科研合作。经过努力,林浩然与加拿大科学家成功研制出新型高活性鱼类催产剂,并在国际上享誉盛名,以林浩然和R.E.Peter的名字命名“林彼方法”,被誉为“鱼类人工催产第三里程碑”。

1980年在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动物学习与导师D. J. Randall教授在实验室合影(林浩然提供)

1988年5月,他的研究课题“高活性的新型鱼类催产剂”和“促性腺激素释放和多巴胺拮抗物诱导鱼类促性腺激素分泌和排卵的作用”均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奖二等奖。

1991年,新型高活性鱼类催产剂在国内通过技术鉴定后,便展开生产与推广。到1993年,采用新型高活性催产剂解决了鱼苗匮乏的状态,使得我国养殖鱼类的产量大幅度提高,有力促进了渔业经济的发展,引发了淡水养殖业的一场革命性变革。

面对众多科研成果,林浩然仍没有停止继续探索的脚步。石斑鱼是重要的经济鱼类,但因其鱼苗种的供应不足,产量极低,因此价格昂贵到只有少数人吃得起。林浩然团队在石斑鱼人工繁殖和苗种培育技术研究方面取得重大突破,使石斑鱼苗种的规模化生产,产量明显上升,“游到”了普通家庭的饭桌上,促进了华南沿海石斑鱼养殖业的发展,使得经济得到飞快发展。

1997年,林浩然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2003年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勋章;2012年,荣获国际鱼类内分泌学会终生成就奖。

严谨治学,桃李满天下

林浩然不仅在科研领域硕果累累,从教60年来为国家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具有高素质高水平的学者。

他严谨治学的作风、淡泊名利的人生态度,影响了身边的每一位学生。据统计,林浩然培养了硕士研究生70多名,博士研究生90多名,博士后6名。

2013年林浩然和当年毕业的博士生和硕士生在他简陋的办公室合影(林浩然提供)

在学生眼中,林浩然做学问非常严谨、要求严格,讲究实事求是,眼里容不得半点虚假。学生每次发表文章前,他都要严格把关,论文中的一些细小错误,都会被他一一勾画出来,对于文中的关键数据,他还会亲自去查看原始数据,一点都不含糊。

林浩然一直秉持“严师出高徒”的理念,他提出的科学研究的“三严”原则,即严肃对待、严密设计、严格要求,是其指导一代又一代学生从事学术研究的信条。

对待科学严肃认真,待人接物他却非常平易近人,对待实验室普通工人、老渔工,他都始终保持诚恳友善的态度,赢得了大家的尊重。

他的助手张勇博士清楚地记得,当选院士之后,林浩然还是一如既往地在实验室跟工作人员吃住在一起。

中山大学颁发给林浩然的荣休教师纪念牌(陈菊桂提供)

如今,已是86岁高龄的林浩然,依旧坚持学习与工作,一如既往地在科学道路上砥砺前行,致力于提升农村的渔业水平。他用实际行动践行了“活到老,学到老”,也为新时代的年轻人树立了榜样。

文:采集工程项目办公室/中国科协创新战略研究院

参考文献1.《摘取皇冠上的明珠:林浩然传》,李剑,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

2.《文昌乡情人物录》,海南出版社,1993年

3.《学会月刊》(中国科协2004年学术年会专辑),2004年第11期

4.林浩然访谈,2017年6月20日,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

5.《岭南大学招生广告》,《南方日报》,1950年7月26日第4版。

6.林浩然访谈,2017年7月5日,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

7.《促黄体素释放激素的研究和应用》,《生理科学进展》,1981年12卷2期

8.《留学加拿大》,林浩然,《广东第二课堂(下半月)》

9.《水库渔业》,1982年第2期

10.《石斑鱼之父——林浩然》,杨伟民,《环境导报》,2003年第20期

11.本文图片来源于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

更多科学家资讯,请点击

为真实全面展现新中国科技发展历史,收集保存反映老科学家学术成长经历的宝贵资料,特邀请您向采集工程捐献传记、证书、信件、手稿、著作等学术成长过程相关的各类资料。2021年采集工程项目申报现已启动,火热报名中!

详细
    关于我们 | 访问公众版 访问学术版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 中国科学家博物馆(网络版) 京ICP备 16033350号-2

    中国科协创新战略研究院运营 中科嘉速(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技术支持

    联系方式:mmcs@cnais.org.cn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X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林浩然 | 鱼类生理学家和鱼类养殖学家

林浩然(1934.11.29- )海南省文昌市人。鱼类生理学家和鱼类养殖学家,中国鱼类生理学和生殖内分泌学研究的倡...[详细]

林浩然:让鱼儿“游”上饭桌

来源:中国科学家 日期:2021-09-26

原标题:林浩然院士:60余年不断耕耘,让鱼儿“游”上饭桌

“农村最缺乏的就是科技,我们希望把科技成果送到农村的科技工作者身上,那对于农村经济和产业发展是有直接作用的。”近日,林浩然在广州从化考察娟鱼的繁育养殖和产业发展情况时说道。

中国工程院院士林浩然带领团队来到从化(来源:广州日报)

林浩然,我国著名鱼类生理学家、鱼类养殖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林浩然团队完成世界上首个“石斑鱼全基因组序列图谱”绘制,使得曾经名贵的石斑鱼变成百姓餐桌寻常的一道菜。

林浩然

如今,86岁高龄的他依旧在这一专业领域不断探索,不仅推进我国在海洋渔业的可持续发展,保护了物种的多样性,也对全球海洋经济,以及保护海洋生态环境,做出了突出贡献。

学习唯有勤奋和坚持

1934年11月,林浩然出生于海南文昌。在有着“文昌福地”美誉的中国第二大海岛,度过了他短暂而美好的童年生活,在无忧无虑的乡间生活中,亲近并了解大自然。父亲的好学,母亲的坚毅都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并对他性格养成产生巨大影响。

1938年底,日军侵华战争的不断扩大,原本安逸的生活被打破。海南沦陷,林浩然不得已时常跟随母亲进入山林躲避战乱。1939年,母亲带着兄弟二人连夜逃离家乡,胆战心惊之后抵达湛江。

1944年在独山读小学时的林浩然林浩然提供)

1939年12月,林浩然全家暂居广西玉林,不久再迁至贵州独山。在这里,林浩然直接入读中正小学二年级。贪玩的他一开始免不了应付学业,在军校任教的父亲并未打骂他,而是耐心教育他:读书是为了学好本领,成有用之才,将来方能立足于社会。

父亲的训导给林浩然留下深刻印象,他端正了学习态度,从此不再懈怠。深夜挑灯苦读,补习一年级落下的功课,这个插班生很快跟上了大家学习的步伐,学习也变得轻松起来。

后来日军越来越频繁地轰炸,林浩然不得不经常躲避在防空洞里学习。在环境极差的防空洞里学习,锻炼了他专注的品性。后来林浩然在人生中遇到逆境时,仍可以执着于自己的事业,不受外界干扰,也正是得益于这段学习经历。林浩然意识到,学习没有捷径,只有勤奋和坚持不懈才可以成功。这也成为他践行一生的信念。

1946年,林浩然全家迁至南京,兄弟二人入读中华南路的南京市立第一中学。这所中学名师云集,曾培养出共和国12位院士。在南京一中度过的这三年,为他以后从事科学研究打下了基础。

岭南大学发布的录取通告,林浩然名字在“香港区录取新生”右起第五项“神学院转院”第5行居中。(林浩然提供)

求学岭南,打开生物学大门

1950年9月,不满16岁的林浩然,满怀读书报国的热情进入岭南大学学习,开始了人生中新的一页。1952年,全国高校调整,中山大学迁至原岭南大学所在的康乐园,林浩然随校转入中山大学生物系。

大学期间,林浩然一直勤工俭学,维持学业。他勤工俭学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图书馆帮忙整理图书资料,这为他以后收集和整理科研资料打下了良好基础。

他勤工俭学的第二份工作是在生物系帮忙准备实验。从怎样配制生理盐水、各种试剂,到怎样从水稻田里采集草履虫,在池塘、溪边采集各种原生动物,再到校园的树林、草丛中捕捉昆虫,林浩然都非常感兴趣,并很快掌握了实际的操作技巧。

在生物系帮忙核对蜡板和翻印讲义时,他养成了一丝不苟的做事习惯,直到晚年看稿子、改论文,他依然认真对待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符号。

大四时,林浩然选定了鱼类学课程,因此结识了获得利物浦大学博士学位后毅然回国的廖翔华教授。廖翔华教授是我国著名鱼类生物学家、教育家、中国鱼类寄生蠕虫种群生物学的奠基者。他长期从事水产科学研究和教育事业,在鱼病生物防治、家鱼人工繁殖和草鱼营养、饲料等方面都有重要贡献,为渔业生产创造了很大的经济效益,培养出许多人才。

廖教授重视理论结合实际,在实践中培养学生的技能,为林浩然打开了水生动物世界的大门。完成毕业论文《稻田养鱼》的过程,激发了他对鱼类的兴趣,也让他学会了怎样做实验,成为他此后数十年从事鱼类科学研究的起点。

1954年,林浩然以优异的成绩从中山大学毕业,并留校任教。随后几年虽经历动荡,但林浩然依然不忘父母教诲,将学习放在首位,不断汲取科学知识,为后来的科研成果奠定基础。

科研攻关,推动国内渔业发展

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国淡水养殖所需的鱼苗鱼种仍然仰赖长江、珠江、湘江。伴随淡水渔业的迅速发展,淡水捕捞产量逐年提高,开始出现江河水产资源枯竭的苗头,形成四大家鱼苗种供需的巨大缺口。1958年后,钟麟、朱洗、廖翔华等科学家虽然实现了淡水鱼类的人工繁殖,但技术稳定性和苗种质量不理想,直到人工合成鱼类催产剂的出现,才使得这一问题得到缓解。

1976年,在林浩然、林鼎等教师的带领下,中山大学动物学专业的毕业实践小组在顺德县勒流公社鱼苗场、伦教公社鱼苗场和桂洲公社鱼苗场,开展了促黄体素释放激素类似物用于鲮鱼的催产试验,对免疫反应的观察与分析等试验。这些工作使林浩然得以在那个特殊年代里保持着与鱼类生殖生理学前沿的接触,也使他对进一步开展鱼类生理学理论研究的方向有了更多思考。

1979年10月,作为改革开放后第一批派遣出国的访问学者,林浩然赴加拿大留学,与北美鱼类生理学界“三杰”R.E.Peter教授,D.J.Randall教授和E.Donaldson进行科研合作。经过努力,林浩然与加拿大科学家成功研制出新型高活性鱼类催产剂,并在国际上享誉盛名,以林浩然和R.E.Peter的名字命名“林彼方法”,被誉为“鱼类人工催产第三里程碑”。

1980年在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动物学习与导师D. J. Randall教授在实验室合影(林浩然提供)

1988年5月,他的研究课题“高活性的新型鱼类催产剂”和“促性腺激素释放和多巴胺拮抗物诱导鱼类促性腺激素分泌和排卵的作用”均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奖二等奖。

1991年,新型高活性鱼类催产剂在国内通过技术鉴定后,便展开生产与推广。到1993年,采用新型高活性催产剂解决了鱼苗匮乏的状态,使得我国养殖鱼类的产量大幅度提高,有力促进了渔业经济的发展,引发了淡水养殖业的一场革命性变革。

面对众多科研成果,林浩然仍没有停止继续探索的脚步。石斑鱼是重要的经济鱼类,但因其鱼苗种的供应不足,产量极低,因此价格昂贵到只有少数人吃得起。林浩然团队在石斑鱼人工繁殖和苗种培育技术研究方面取得重大突破,使石斑鱼苗种的规模化生产,产量明显上升,“游到”了普通家庭的饭桌上,促进了华南沿海石斑鱼养殖业的发展,使得经济得到飞快发展。

1997年,林浩然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2003年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勋章;2012年,荣获国际鱼类内分泌学会终生成就奖。

严谨治学,桃李满天下

林浩然不仅在科研领域硕果累累,从教60年来为国家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具有高素质高水平的学者。

他严谨治学的作风、淡泊名利的人生态度,影响了身边的每一位学生。据统计,林浩然培养了硕士研究生70多名,博士研究生90多名,博士后6名。

2013年林浩然和当年毕业的博士生和硕士生在他简陋的办公室合影(林浩然提供)

在学生眼中,林浩然做学问非常严谨、要求严格,讲究实事求是,眼里容不得半点虚假。学生每次发表文章前,他都要严格把关,论文中的一些细小错误,都会被他一一勾画出来,对于文中的关键数据,他还会亲自去查看原始数据,一点都不含糊。

林浩然一直秉持“严师出高徒”的理念,他提出的科学研究的“三严”原则,即严肃对待、严密设计、严格要求,是其指导一代又一代学生从事学术研究的信条。

对待科学严肃认真,待人接物他却非常平易近人,对待实验室普通工人、老渔工,他都始终保持诚恳友善的态度,赢得了大家的尊重。

他的助手张勇博士清楚地记得,当选院士之后,林浩然还是一如既往地在实验室跟工作人员吃住在一起。

中山大学颁发给林浩然的荣休教师纪念牌(陈菊桂提供)

如今,已是86岁高龄的林浩然,依旧坚持学习与工作,一如既往地在科学道路上砥砺前行,致力于提升农村的渔业水平。他用实际行动践行了“活到老,学到老”,也为新时代的年轻人树立了榜样。

文:采集工程项目办公室/中国科协创新战略研究院

参考文献1.《摘取皇冠上的明珠:林浩然传》,李剑,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

2.《文昌乡情人物录》,海南出版社,1993年

3.《学会月刊》(中国科协2004年学术年会专辑),2004年第11期

4.林浩然访谈,2017年6月20日,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

5.《岭南大学招生广告》,《南方日报》,1950年7月26日第4版。

6.林浩然访谈,2017年7月5日,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

7.《促黄体素释放激素的研究和应用》,《生理科学进展》,1981年12卷2期

8.《留学加拿大》,林浩然,《广东第二课堂(下半月)》

9.《水库渔业》,1982年第2期

10.《石斑鱼之父——林浩然》,杨伟民,《环境导报》,2003年第20期

11.本文图片来源于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

更多科学家资讯,请点击

国产精品视频线观看26uuu,天天影视网色香欲综合网,两性午夜刺激性视频,在线看片免费不卡人成视频 网站地图